“啊……”随着一声喊叫,床上的人开始挣扎,被褥很快被推到地上,他开始焦躁地撕扯手臂上固定输液管的胶带。护士即刻放下手上的活儿赶来制止,“大爷,大爷,您别这样,没事的,冷静点儿。”科主任尽可能温和地尝试沟通,但床上的人充耳不闻,继续挣扎着,反抗着,吵闹着。“小徐,去拿镇静剂吧。”科主任皱着眉一声叹息,患者见得多了,她知道眼前这位多脏器功能衰竭合并脑病的危重老患者只能依靠药物了。

“病人的吵闹在我们这儿也不是很少见,咱们家的病人都十分不易,难免有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到底是什么科室的病人可能有这样强烈的情绪呢?

这位主任是“打酱油”的

这里是海宁康华医院血透中心,科主任王朝彦今年45岁,科室刚建立时即从心内科转至血透室,已在此奋斗了6年有余。六年来,她从生疏到得心应手,从小医生到科室主任,好多事都在变,唯独她的忙碌没变。无论别的科室如何调整工作时间,血透中心的医护人员总是雷打不动的“七点到位”,然后开始忙碌上机工作(开血透机,为上午预约的病人准备好所有器械及药物等)。部分患者在他们还没准备好时就已在外等候,他们便尽可能加快手上的动作。别人忙得顾不上歇,作为科主任的王朝彦能闲着喝茶么?于是她也加入“战斗队伍”,每天七点到位协助上机,然后查房指导治疗,对一些特殊病人还要投入更多精力予以更细致的观察和处理,到了中午在一个个此起彼伏的下机音乐中又开始了忙碌的下机过程,协助护士,帮扶患者,跟大家一起换床单被套,护士换药她在一旁撕包装纸,东西乱了没人理,她一样一样捡回来归位……一直到下班了还停不下活儿。

她这样形容她在科室的位置:“我就是一打酱油的呀。科室的孩子们都特能干特尽责,我就跟他们后面打杂。”她得意地笑着,为她的“打杂”生活而自豪,为科室有一帮得力干将而骄傲。

特殊的科室,特殊的医护者

作为堂堂科室主任,怎么成了“勤杂工”?这实在跟科室的特殊性有关。

来血透中心的患者往往是“常客”,于他们而言,治愈已无可能,透析之路坎坎坷坷:每一位患者一周往往要“光顾”血透中心三次,每一次都要躺上四个多小时。在这半日的时间里,全身的血液都会通过床侧的血透机“过滤”几遍,筛除其中多余的水分与毒素,然后重新流回体内。而这个静默的过程中其实危机四伏,没人知道哪一刻哪一个病人会出现突发情况,即使生理上一切正常,也不能排除病人情绪上忽然失控,如同上述的老人。疾病带来的身体上的痛苦、精神上的打击与经济上的压力无时无刻不在摧残他们,这是一群特殊的患者,所以注定了面对他们的这群医护人员,也将成为一个特殊的团队。除了庞大的医疗工作量,他们还要花很多精力与患者“聊天”。聊聊家常,聊聊如何更好地照顾自己,减少并发症的发生,有时甚至聊聊死亡。王朝彦说:“你必须想尽办法去提醒,与他们沟通,时常去宽慰,才能增加他们治疗的信心,也获得他们的信任,让治疗变得更顺利些。”为了不知道是否能提升的1%的希望,他们不断地努力,人手不够,他们靠效率填补,于是人人成了诸事均沾的能人,当然包括王朝彦。

但同时除去日常的血透工作,王朝彦还需配合重症监护室的抢救治疗。常常一个电话打来,她便急匆匆跑去重症监护室查看状况,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她在医院还是已回了家。127日晚便是这样:一位危重患者多脏器衰竭,需要做CRRT治疗,她召唤回刚到家的小护士,一起连夜奋战,忙到后半夜才回家。但在第二天按时上班的王朝彦脸上,我们看不到疲惫,依旧是那样充满活力,神采奕奕。她难掩内心的兴奋说着:“虽然累,但是开心啊,又救回来一个!”

他们都是“咱们家的病人”

虽然年过不惑,但她总散发着一股孩子气,这或许跟她是宁夏人有关,北方的女性似乎总那么直率爽朗。托了这好性子的福,尽管工作中除了忙碌还有好多糟心事儿,但她总是笑呵呵的,依旧那么热爱她的工作,“咱们家的病人”已成为她的口头语。

“我现在吧,真的挺满足的,科室的孩子们都很努力很能干,患者的情况也不错,虽然有时候他们有情绪,但是一次次能把他们救回来,即使闹腾我也开心。”但她说,她也有些忧心,因为这些患者几乎失去了劳动能力,变成了别人眼里的“废人”,她觉得难过,而有些患者的状况其实足以支撑正常工作,然而每周三次跑医院,几乎所有企业都不能接受,她很希望社会能为他们留下一个正常生活的空间。

她操心很多事儿,但她却甚少提及远在北方的家,仿佛遗忘了似的。“我嘛,一两年回一次家吧,别人都有空能上班的时候我回去几天,没空陪我妈,有时候我就接她过来住两天,但是她总闹着要回去,说住不习惯,我就随她去啦。”她依旧笑得那样开心,好像真的一点儿也不在意。(徐丹)



2016年12月20日

一位老中医的摩拉“体验”
用针扎出来的健康……

上一篇:

下一篇:

这个特殊的科室里有位特殊的主任——天天只管“打酱油”

添加时间:

Powered by CloudDream